四十不惑

                                發布日期:2018-12-24 信息來源:國際公司
                                        1978年5月,一篇題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評論員文章,在《光明日報》頭版刊發,由此掀起了席卷中國的真理標準大討論,也成為撬動未來中國激蕩40年的那支杠桿。

                                  2018年元旦,習近平主席在新年賀詞中強調,“我們要以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為契機,逢山開路,遇水架橋,將改革進行到底。”隨后,又在4月10日博鰲亞洲論壇開幕式的演講中向世人宣告,“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

                                  40年來,改革開放這一時代之音,經歷了從“惑”到“不惑”的考驗,而“改革開放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也成為引領新時代發展的主旋律與最強音。

                                  回顧這一改變中國命運的歷史進程,我們發現,各個領域、各行各業,甚至每個家庭,每一個人,都能說出各自的閃光點,而將這些繁星點點匯聚到一起,就是我們這個國家成長的印記,也是它未來崛起的寶貴積淀。

                                  作為能源領域的媒體人,我們有責任將這一國家命脈行業的發展歷程,為大家梳理清晰;也有義務將過去40年能源人究竟經歷了什么,為大眾集中呈現:

                                  1978年,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總量僅為5.7億噸標準煤、能源生產總量區區6.3億噸標準煤,在世界排名墊底;今天,我國能源消費總量44.9億噸標準煤、能源生產總量35.9億噸標準煤,雙雙躍升世界首位。

                                  1978年,人們只知道火電和水電,在我國電源結構中,分別占比69.7%和30.3%;今天,我國能源結構發生了深刻變化,新能源發電投資占比顯著提高,太陽能、風電、核電發電投資比重分別為9.8%、23.5%、15.7%,排名世界前列。

                                  1978年,中國沒有一家企業躋身世界500強;今天,中國有120家企業位列世界500強,其中能源企業占據27個席位,國家電網公司連續3年位居第二,中國石化、中國石油分列第三和第四。

                                  1978年,中國廣大農村只有機關、學校能用上電,村民都用墨水瓶做的煤油燈照明,從堂屋到廚房,要用手遮擋著,生怕被風刮滅了;今天,我國已經徹底解決了無電人口問題,同時依靠全球領先的特高壓電網技術和全球能源互聯網規劃,力爭讓世界剩下的10.6億無電人口用上電。

                                  1978年,中國一年的汽車產銷量是10萬輛;今天,中國成為全球第一大汽車產銷國,一年的產銷量達到2940萬輛,其中新能源汽車就有77.7萬輛,占據世界半壁江山。同時,幾乎所有和新能源相關的消費品,中國都是最大消費國。

                                  到底發生了什么?回溯這段征程,這個問題不斷拷問著我們。通過大量走訪能源管理部門、能源機構、能源企業,甚至是普普通通的能源人,我們發現,改革開放四40年,中國能源的跨越式發展離不開四方面的動力:第一是制度創新,以充分釋放企業活力為目標;第二是消費升級,以滿足人民生活需求為宗旨;第三是國際合作,以實現全球共贏發展為基礎;第四是節能環保,以建設人類美好家園為使命。

                                  市場經濟是發展的動力源泉

                                  改革開放40年,最寶貴的經驗是什么?

                                  受訪者給出的答案多為制度改革。國與國之間競爭,比拼的是什么?既不是國土面積,也不是人口規模,更不是經濟實力,而是制度效率。

                                  改革開放以前,我國實行計劃經濟制度,走過了一段彎路,付出了巨大代價。自從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我國逐步引入了市場經濟要素,改變以計劃統領協調的經濟政策,制度效率得到了大幅提升,成為40年經濟快速發展最主要的動力源泉。

                                  回顧改革開放的發展歷程,可以說,能源行業一直處于改革的先鋒,也是深化改革的重地。

                                  在市場經濟確立初期,煤炭行業率先試水市場化改革。為了緩解國內煤炭供應不足的矛盾,我國煤炭工業調整發展思路,采取有水快流、大中小煤礦并舉的發展方針。對統配煤礦實行投入產出總承包,企業自主經營權逐步擴大,多種經營的發展思路逐漸形成,各類煤炭企業在國家政策支持下得到快速發展,最多時達到8萬多個,為全面改革發展奠定了基礎。

                                  在全面開放的新世紀,油氣行業開啟全球化之路。里程碑事件是中國石油、中國石化和中國海油三大公司重組改制,并相繼在海外成功上市。這標志著中國油氣行業在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和國際化進程中邁出了關鍵一步,中國石化工業對外開放進入產權融合的新時期。

                                  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時代,電力行業邁入第三輪體制改革。隨著電改“9號文”的出臺,確立了以“放開兩頭,管住中間”的體制框架,涉及電價改革、電網獨立、放開市場等一系列核心環節。截至目前,分三批推進了32處輸配電價試點改革;組建了以國家電網公司為基礎的北京電力交易中心,以南方電網公司為基礎的廣州電力交易中心,各省也組建了電力交易機構;同時,放開了配售電業務;電力體制改革主體責任全面落實。

                                  正是由于這些源源不斷的制度創新,才得以讓能源行業不斷被重新設計,讓廣大能源企業的活力得以充分釋放,從而帶來我國能源生產的大發展。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1978年,我國能源生產總量僅為6.3億噸標準煤,2017年則達到35.9億噸標準煤,比1978年增長4.7倍,年均增長4.6%。

                                  隨著能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持續推進,我國能源生產又將發生巨大變革,能源結構由原煤為主加速向多元化、清潔化轉變,發展動力由傳統能源加速向新能源轉變。這期間,必然遭遇更多的艱難險阻。好在我們有一條基本經驗:每當遇到困難,就先思想解放,通過思想解放帶動改革開放,通過改革開放帶動經濟增長。

                                  發展是硬道理

                                  40年前的中國有多窮?

                                  按照當時的市場匯率計算,中國1978年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只有155美元,而通常被認為是全世界最窮的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國家,都已經達到499美元。從全世界排名來看,當時中國的人均GDP在200多個國家當中倒數第三。

                                  如今,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當初定下的20年“翻兩番”的目標,即年經濟增長速度約7.2%早已實現。從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來看,中國從原來的155美元變成了2017年的8836美元,邁入中等偏上收入國家;從經濟總量看,中國在2009年超過了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2010年,中國超過了德國,成為世界最大的出口國;在2013年,中國的貿易總量超過了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貨物貿易國。

                                  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在改革開放之初,全世界只有0.5%的人比中國人窮,而今,全球僅有30%的人比中國人富。如此短的時間,讓超過7億中國人擺脫貧困,走向富足,在人類歷史上堪稱奇跡,而能源改革引領的消費升級,在這一大逆轉中從未缺席。

                                  改革開放以來,在各項能源轉型變革政策措施的大力推動下,我國能源消費整體呈現穩定增長態勢,品種結構持續優化改善,用能條件和水平不斷提高。2017年,我國能源消費總量44.9億噸標準煤,比1978年增長6.9倍,年均增長5.4%。

                                  反映到老百姓生活上,就是人均用能水平不斷提高。2016年,我國人均能源消費量3161千克標準煤,比1980年的614千克標準煤增長4.1倍,年均增長4.7%。2016年,我國人均生活用能393千克標準煤,比1980年的112千克標準煤增長2.5倍,年均增長3.5%。其中,電力年均增長11.9%,天然氣年均增長14.6%。

                                  與此同時,消費升級還表現在能源消費結構的改變,即化石能源消費整體下降,清潔能源消費快速增長。其中,煤炭由1978年的70.7%下降到2017年的60.4%,下降10.3個百分點;石油由1978年的22.7%下降到2017年的18.8%,下降3.9個百分點;天然氣由1978年的3.2%提高到2017年的7.0%,其他清潔能源由1978年的3.4%提高到2017年的13.8%。

                                  在經濟學領域,有一個能源消費彈性系數,它反映了經濟增長對能源消費的依賴程度。改革開放至新世紀,我國能源消費與經濟增長基本同步,能源消費彈性系數在0.4~0.6區間波動。2000年以來,我國能源消費隨工業化、城鎮化進程進入快速增長階段,能源消費呈現高速增長態勢,特別是2003年、2004年能源消費彈性系數超過1.5,表明該時期能源消費對經濟增長的強支撐作用。“十一五”以來,我國加大節能減排力度,促進能源結構優化調整,能源消費彈性系數逐漸降低。“十一五”時期平均為0.59,“十二五”時期平均為0.45,“十三五”前兩年僅為0.3。這表明我國能源消費總體進入低增長階段,我國經濟也開始走向高質量發展階段。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中國的改革開放,給世界帶來了什么?

                                  中國改革開放40年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最大的財富不僅是中國14億人口生活的改善,還在于改變了全世界更多人的生活。

                                  這一點,能源行業表現得最為典型。在改革開放的春風里,我國積極開展國際能源合作,取得了明顯成效,能源凈進口快速增長,品種逐步實現多元優化,對保證能源供應穩定充足、擴充能源儲備、有效應對國際能源市場波動起到了積極作用。2017年,我國能源凈進口總量8.7億噸標準煤,比1997年增長41.2倍,年均增長20.6%。分品種看,原煤由2009年的3.4%提高到6.8%,原油由1996年的1.4%提高到69.1%,天然氣由2007年的2.0%提高到38.2%。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一帶一路”倡議下,能源合作務實推進,帶動了發展中國家的共同發展。埃塞俄比亞是非洲最貧窮的國家,近年來正是基于中國改革開放的經驗,創造有利于經濟增長的環境,集中力量辦大事,連續10年保持了10%的增長。

                                  在埃塞俄比亞國家電網示意圖上,可以看到自西向東標注的一條紅色輸電線路,直指青尼羅河。2015年12月22日,國家電網公司總承包建設的埃塞俄比亞GDHA500千伏輸變電工程竣工交付,有效緩解了該國供電“卡脖子”“低電壓”和“無電人口”等問題,是東非地區電力建設史上的里程碑,也成為中國制造在非洲的一張亮麗名片。同時,該工程還為當地6000人提供了就業機會,累計為埃塞俄比亞創造稅收達5000萬元人民幣。

                                  中巴經濟走廊上,除了火熱的鐵路建設外,一個能源項目也備受關注。2015年4月20日,國家電網公司與巴基斯坦水電部簽署協議,合作建設默蒂亞里—拉合爾和默蒂亞里/卡西姆港—費薩拉巴德輸變電項目。這條巴基斯坦首條高壓直流輸電項目,對巴基斯坦國內的經濟格局產生重大影響,也是貫徹落實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舉措,將有力推進中巴經濟走廊能源合作。

                                  目前,包括中國在內,全世界85%的人生活在發展中國家,即使到2025年中國變成高收入國家,全世界還有66%的人生活在發展中國家,他們跟我們同樣有過上好日子的期待。如果發達國家的理論在發達國家都不能推之百世而不悖,那么拿到發展中國家更不可能放之四海而皆準。所以,改革開放40年來最重要的意義是從實踐中總結出的理論,不僅能夠讓我們了解過去、現在,更好地走向未來,還能夠幫助其他發展中國家實現跟中國一樣的美好愿景。

                                  綠水青山,才是金山銀山

                                  這個世界會更好嗎?

                                  也許現在我們還不能回答這個問題。但把問題拉回到40年前,那么答案一定是:會。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經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與此同時,經濟建設與生態環境之間的矛盾日益突出,資源緊缺、環境污染、生態失衡等一系列問題叢生,讓一些別有用心的外國媒體頗有微詞,甚至以此來否定改革開放的進程。

                                  事實勝于雄辯。縱觀40年來的能耗變革,正是在改革開放的引領下,中國節能降耗取得突出成效,能效水平大幅提高。從單位GDP能耗指標來看,2017年比1978年降低77.2%,年均下降3.7%。“十一五”時期,2010年比2005年降低19.3%;“十二五”時期,2015年比2010年降低18.4%。

                                  近年來,從黨的十八大首次提出“美麗中國”、將生態文明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到“青山綠水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走進聯合國,生態文明建設被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綠色發展舉措正在全國落地生根。

                                  以淘汰落后產能為例,2012~2015年,國家在電力、煤炭、煉鐵、煉鋼等16個行業大力淘汰落后和過剩產能,共淘汰電力產能2108萬千瓦,煤炭5.2億噸,煉鐵5897萬噸,煉鋼6640萬噸,水泥5億噸,平板玻璃1.4億重量箱,焦炭7694萬噸,鐵合金925萬噸,電石454萬噸,電解鋁141萬噸,銅冶煉246萬噸,鉛冶煉315萬噸,造紙2602萬噸,切實促進了節能降耗不斷取得新成效。

                                  隨著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時代,能源發展也步入新階段,傳統能源產能結構性過剩問題突出,能源清潔替代任務艱巨,能源改革任重道遠。要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進一步提高能源資源開發利用效率,有效控制能源消費總量和完成“十三五”單位GDP能耗降低15%以上的目標,我們必須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以綠色發展理念為引領,扎實推進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大力提升能源清潔化水平,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費,加快建設能源節約型社會,推動生態文明建設邁上新臺階。

                                  15年前,全球金融大鱷索羅斯寫過一本書,叫《索羅斯論全球化》,把中國的改革開放和國家資本主義聯系在一起,并指出三大特征:其一,政策制定常常出于政治考量,而非單純的商業動機;其二,在和資源豐富的國家打交道時目光聚焦于資源本身,而非那些國家的政權性質和老百姓的利益;其三,注重雙邊渠道,而非積極參與國際多邊體系。

                                  去年11月13日,美國《時代》周刊首次在封面用中英文雙語印上“中國贏了”。幾乎同時,德國《明鏡》周刊的封面也印上了兩個大大的漢語拼音:“xǐnglái”(醒來),還打了一個驚嘆號。

                                  不論是“贏了”,還是“醒來”,都說明中國成就已經回擊了西方的質疑,動搖了歐美的根基。正如美國著名政治學者伊恩·布雷默在《中國經濟是如何做好贏得未來的準備的?》文中所說,“西方曾預言要么中國按西方的理念改革,否則一定無法在全球自由市場中生存。如今,中國的政治和經濟制度已經更為完善,甚至可能比美國的制度更具可持續性。”

                                  中國進行改革開放,順應了中國人民要發展、要創新、要美好生活的歷史要求,契合了世界各國人民要發展、要合作、要和平生活的時代潮流。

                                  (本文由能源評論記者于濤執筆)

                                        信息來源:能源評論
                                WWW.369EA.COM